咸鱼的北茶北茶

什么都不会写。
只会写喻黄秀恩爱。

不行了不行了救命啊救命啊我好——想把QQ微博贴吧安回来啊……

【喻黄】冠军与你

豆荚太太生日联文活动♡请多指教!
@豆荚张

青训营的时候,黄少天在看台上望着前辈们打比赛,然后转头问喻文州“诶,文州,你说我们蓝雨什么时候才能拿个冠军啊?”
那时候早恋的两人还带着稚气。喻文州歪歪头认真地说:“会有一天的。”
魏琛退役之后,黄少天有点惆怅地问身边的喻文州:“魏老大都走了,我们什么时候能拿个冠军啊。”
那时候的喻文州已经习惯了他跳跃的说话方式,低头沉默一会揉揉他的头发说:“肯定会有冠军的,我相信。”
两人双双出道担起队长和副队二职的新闻发布会之后,黄少天兴奋地啄了一口喻文州的脸颊说:“我相信我们肯定会得个冠军回来!”
喻文州也笑着说:“嗯,会的。”
之后的黄少天得了最佳新人,又被新秀墙挡住脚步。有一天他结束训练之后忧心忡忡地问喻文州:“队长啊……我们能得冠军么?”
喻文州笑着安慰他说:“会的,而且快了。”

第六赛季是个好时候。
黄金时代的几位锋芒正盛,于锋的加入恰到好处地弥补了蓝雨正面战力不够足的缺陷,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决赛是蓝雨主场对微草。
总决赛前的时间总是让人激动。荣耀论坛里的蓝雨粉和蓝雨黑都做好了准备——一家悄悄盼着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一场暗暗想着一场酣畅淋漓的打脸。
可是事实总会让某些人失望。
蓝雨的个人赛输了一场,所以之后的擂台赛就显得格外重要。
守擂的黄少天上场之前,喻文州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递过去一个饱含信赖之意的笑容。
黄少天也难得的没碎碎念,只是紧紧地回握住自己的队长,另一只手向全队的大家握成拳挥了挥。
他要面对的是还有84%血量71%法力的王不留行。
这无疑是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最后当夜雨声烦头顶着13%的血条撑着剑傲立于王不留行身边时,蓝雨人都松了口气。
拿下了擂台赛对之后的团队赛来说也是个定心丸一般。
蓝雨主场的团队赛选图意外地很中规中矩,毕竟冒险是好的,决赛玩脱了就不太好了。
最后的最后,直到屏幕上闪出“荣耀”两个大字的时候,黄少天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无比真实的喜悦已经先一步促使着他跑出比赛席。
“赢了!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
他一转头就看到喻文州。
从没看见喻文州笑的如此快乐过,眉与眼都弯起来,嘴角控制不住的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平日里波澜不惊如湖水般的眼睛里像揉碎了一颗星般亮着。
黄少天冲上去抱住了自己的队长,然后又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挨个给队友们一个拥抱。
胜利者们走出来和对手握手,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
是啊,因为蓝雨是冠军啊!
冠军们挂着一堆花环,捧着冠军奖杯,在粉丝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向场馆外走。
出了场馆,黄少天本想走回去,却被喻文州和经理一块押上了车。
“啊——为什么一定要坐车回去啊,这么开心的日子!这么晴朗的夜色!我们不该一起散步在星空下享受夺冠的喜悦么队长?为什么你要和经理一起压制我!惨无人道诶——”
“其实我觉得队长做得对,坐车多舒服啊干嘛要走。”郑轩调整了一个舒坦的坐姿瘫在车上说。
“闭嘴闭嘴就你话多!你看看人家于锋多安静再看看你!”黄少天转头对着郑轩横眉立目地斥责。
话痨都开始抱怨人话多了,这世界真是没有公平正义了。
郑轩懒得和他吵,继续瘫着。
于锋倒是有点尴尬地开口道:“我也觉得坐车挺好的。”
“你——”黄少天气得翻了个白眼给他。
“好了少天。”喻文州道,“不让你们走回去是有原因的。少天想被一群人追着跑引发点交通事故么?”
黄少天一吐舌,对他扮了个鬼脸。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做的道理,他只是忍不住要说话。
毕竟真是……太开心了。
喻文州看他安静下来,笑了笑开口道:“这一个赛季辛苦大家了,不过我相信有了这个冠军也值了。这样吧,今晚大家想吃什么,经理请客!”
一边的经理也只是笑,默许了喻文州这一点小调皮。
这下连郑轩都精神了,一车人又开始讨论要去哪吃这庆功宴。
车无视了众人的意见开到了蓝雨食堂门口,黄少天靠了一声,表示高层管理人员完全无视了人民群众想吃大排档的呼声。
不过也没什么啦——没什么比蓝雨食堂更好吃的地方了。
“好了,快进去吧,专属于蓝雨的庆功宴。厨师们一直没下班,就等着我们回来呢。”喻文州笑着说。
还是黄少天带头,大家欢呼着一窝蜂冲了进去。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胜利的喜悦突然就明朗起来。
蓝雨的厨师们为凯旋的冠军之师准备了一席无需挤在窗口打饭的盛宴。
夜已经深了,蓝雨食堂里却是一片灯火通明欢声笑语。厨师准备了酒,平日里不敢喝酒怕影响发挥的年轻人们终于是能放纵一次了。
喻文州端起酒杯:“这一赛季辛苦大家了,我先干为敬!”
大家看队长先干了杯,也不再压抑自己。年轻人不懂什么敬酒的辞令,就是你来我往地喝着开心。
职业选手的酒量普遍一般,还没喝多久就已经醉的七七八八。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此时一反常态的安静,伸出手对着灯光,修长的手指上冠军戒指闪闪发亮。
喻文州伸手拍了拍他。
“少天?”
“……嗯?队长……”黄少天果然是有些醉意,一双眼睛里迷迷蒙蒙的全是雾气,睫毛扑闪扑闪了好久认出是喻文州的脸。
“要不要出去走走?”喻文州问道。
“……好啊。”黄少天突然笑起来,握住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捏捏他的掌心,领着他走出去。
他们去了天台,平日里若是有空的话两人也常来这里。
四周很空旷,晴天的夜晚躺在天台上能看到一片星空。
到了天台之后黄少天啪叽一下就像摊鸡蛋一样躺下了,喻文州看着他这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到他身边。
喝了酒的黄少天真的很安静啊。
喻文州侧头看着他。
黄少天很好看,但不是那种女孩子般的精致,鼻梁很高很挺,曾经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青年人的瘦削,睫毛很长很翘,微微眯起眼睛时像有两只蝴蝶停在他眼睛上。
印象里好像没有和黄少天一起安安静静地待在这个天台上的时候,喻文州想。每次来的时候黄少天都躺在那絮絮叨叨地说着话,而他就静静听着时不时附和两句。
所以今天黄少天这么安静他还挺不习惯的。
黄少天突然转过身侧对着喻文州,还勾住了他的手。
“队长……我真开心。”他小声嘟哝着。
“我也很开心啊,少天。”喻文州任他握着,空着的那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黄少天趁势抓住喻文州的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人也靠了过去。
“队长……我们还要一起得好多好多个冠军,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好不好……”
“好啊。”喻文州笑着附身轻轻吻上黄少天的额头,“少天,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黄少天嘟嘟囔囔地应了一声,分明是已经睡着了。
喻文州无奈地摇头笑笑,抱起黄少天走下天台,一边抱着一边觉得黄少天真是该减减肥了,不仅是重了,腹肌都快吃剩一块了。
不过这个平时活泼话唠的家伙安安静静地睡着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喻文州忍不住低头亲了亲黄少天的唇。
“晚安少天。”
“我爱你。”

张佳乐你还敢不敢再吃小蘑菇了!

先来个大写加粗高亮的ooc预警...
梗源于空间里的微博截图。
文风突然开始变得不正经了也……不是我的错啊!
[日常向][搞笑向][带点双花][伪.霸图全员]
一丢丢双花不打tag啦。

——————————————————————

那是风和日丽,天高云淡,万里无云的一天。

身在Q市的张佳乐收到了一个来自K市的,没有署名的,鼓鼓囊囊的,快递。

他拆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大包来自祖国西南地区的特产——小蘑菇。

还附了个纸条:“K市的菌又到了收获的季节,还请远在他乡的张佳乐前辈品尝。”

张佳乐谨慎地思考要不要吃下这份来自百花后辈的“特别关心”。

……你以为他会思考这种事儿?

不,他在Q市见不到小蘑菇那么久早已对小蘑菇思念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了怎么会思考那么多!

事实上张佳乐开心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久违的小蘑菇啊要不要拿去给食堂做!”“不行食堂大妈万一做的不好吃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乐哥我要炖小蘑菇吃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都不给!”

于是我们的大厨乐就开始了偷偷摸摸的炖小蘑菇历程。

食堂厨房是肯定不能借用了,附近也没有熟悉的饭馆可以让他加工食材,走投无路的张佳乐想出了一个最后的绝招——自力更生。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买好了电磁炉和小奶锅的张佳乐谨慎地拉好了窗帘锁好了门以防副队查房。

何以解忧,唯有小蘑菇。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乐大厨系好围巾露胳膊挽袖子地开始炖小蘑菇。

……二十分钟后……

张佳乐抱着手机刷微博搞笑排行榜笑到打滚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锅里还炖着小蘑菇呢。

他面如死灰地起来一看。哦。水蒸干了,小蘑菇们正在锅底苟延残喘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吓得张佳乐立马把电拔了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开玩笑呢?这要是把宿舍点着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不得灭了他啊。

看着锅里的小蘑菇,张佳乐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说你乐哥我美颜盛世的,做出来的小蘑菇咋就这么吓人呢?

不过禁不住小蘑菇与“这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啊肯定好吃极了”这种害人想法的双重诱惑,张佳乐夹起一根小蘑菇尝了尝。

……哦!Amazing!味道也没那么吓人嘛!

于是张佳乐就一边刷微博一边把锅里的小蘑菇吃完了。

在他拍了拍肚子上床睡觉之前,还想着发了条微博。

张佳乐V:“我大K市的东西就是好吃。”

第二天早上起来,张佳乐觉得自己要么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要么就是成了仙。

因为他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大海里,船桨扔在旁边而自己在浪涛里飘飘忽忽。

吓得张佳乐赶紧拿起船桨开始拼命划船,一边划一边念叨着“完了完了再划不到训练室副队不得整死我啊”。

然而以为张佳乐死在屋子里了的张新杰带着包括韩文清在内的一众霸图汉子撬开门进屋的时候只看到张佳乐穿着睡衣,握着手机坐在床上面色焦急地做划船状,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着我一定不会迟到。

哦对了他床边还扔着小奶锅电磁炉以及没煮完的小蘑菇。

机智如张新杰一秒反应过来“张佳乐偷吃了小蘑菇并且中毒了”这个事实。

张新杰OS:喵喵喵?这儿是食堂么?

韩文清走过去黑着脸敲了一下张佳乐的头。

张佳乐:“诶……?这不是韩队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比基尼真可爱啊真适合你要不是因为我在划船我一定要给你拍下来……”

韩文清:黑人问号.jpg

张佳乐混沌的眼睛扫了一圈霸图汉子们,突然开始放肆地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林你女仆装真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猫耳!”

林敬言:一脸懵逼.jpg

“我的妈张副你的小裙子真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拍照留念!”

张新杰:啥玩意儿啊.jpg

“小宋你这比基尼果然是和韩队一块换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奇英:咋回事儿啊.jpg

“秦牧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旗袍很适合你继续保持!”

只是跟来打酱油的秦牧云:妈的智障.jpg

张佳乐的视线往后一扫,眼圈突然就红起来。

“大孙?你怎么会在霸图?……好久不见……”

眼泪突然在他眼圈里打转了。

霸图的汉子们:这可咋整啊.jpg

至于后来张佳乐的毒解了之后是怎样一番尴尬,以及霸图众人似乎懂了点什么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之间的奸x情,就暂且不提了。

张佳乐领完“私自在宿舍开火”以及“训练迟到”的罚之后还不忘发条微博。

张佳乐V:是谁给我寄的小蘑菇出来,你乐爷保证不打死你。

最后,张新杰没收了张佳乐剩下的小蘑菇并且一并打包交给了食堂大妈。

最后的最后,张佳乐给孙哲平发了短信打了电话约了见面,之后张佳乐好像就变成了脱团狗。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张佳乐默默地发誓以后再也不吃奇怪的包裹寄来的奇怪的东西了。

不过大家还是一致觉得其实只是因为乐大厨实在,实在,实在是不适合烹饪而已……

Fin♡

觉得自己的lofter快荒废了。
能有快两个月没追更新了。
自己的文也不知道多久没更过了。
扑哧..假期争取复健一下儿?

沉迷Picsart无法自拔。

【喻黄】落花时节又逢君(4)

4.

黄少天:喻文州你是不是拿错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喻文州和黄少天说是邻居,还是上下级,却并不像想象中的每天都能遇到。

喻文州上班走得晚,下班回家早,黄少天走得早晚上还总要加班。偶尔想起喻文州也总是抱怨管理阶级对人民群众的压迫有多么的严重......

黄少天以为,两人的关系大概就这样了。偶尔遇到打个招呼,不咸不淡,没什么交集,没有喻文州的过分温柔和自己控制不住的心慌意乱。

挺好的。

他没那么多心思再去捡起一段雪藏于记忆深处的恋情了,又不是青春期的小孩子。

但是生活如果就这样放过他们,那就不叫生活了。

喻文州开了个游戏公司,黄少天这个IT男是技术部的苦逼小员工,最近新游戏的开发接近尾声,每天都忙的累死累活脚不沾地,好不容易拿去内测,竟然还出了bug!

于是技术部又开始了昏天黑地的加班加班加班......

那天黄少天加完班身心疲惫地走在路上,感觉自己要睡倒在路上了,真的,他现在一躺下就能睡着,不管在哪。

他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前面小巷里的骚动声。凭他高中时候打群架的经历来判断,肯定是有人被围了,不知道是抢劫还是什么......

虽然又困又累,但是黄少天还是觉得应该过去看看。

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扫过去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要紧的是——

被围的人是喻文州。

黄少天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这些人脑子进水了吧,喻文州可比他黄少天还能打......”

第二个念头是“不能露富啊喻总老天爷在看着你呢叫你压榨员工......”

他怔怔地看着,好像面前是一部无声的,慢动作的默片。

喻文州把手里的公文包贴着墙放好,然后脱掉了西装外套挽起白衬衫的袖子对着一群小混混微笑,然后上去就是一拳。

小混混:一脸懵逼.jpg

但是有个词是怎么说的来着?寡不敌众。

喻文州在厉害也斗不过一群啊,逐渐开始落了下风,这时候黄少天觉得不能再这么杵着看下去了。

也不能说是他想上去帮忙,其实完全是本能使然,黄少天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呢,身体就已经冲上去给最外圈的小混混一个过肩摔了......

喻文州看到他,惊讶了一下,然后笑出来,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少天。

黄少天再反应过来情况,已经莫名其妙地在喻文州家里了。

他坐在喻文州家那个看起来简约价格却一点都不简约的沙发上,喻文州拿着一卷绷带半跪在他面前。

黄少天感觉到什么东西从额角流下来,伸手一摸,哇塞,是血诶......

喻文州皱了皱眉:“别碰,等会给你包扎。”

他才想起来自己为了喻文州打了个久违的群架,还莫名其妙地挂了个彩。

“那什么......不是我弱,是人真的太多了,咱俩能脱身已经很厉害了,所以说虽然你没挂彩但是你真不能嫌我弱啊你知道我加入的时候可是战斗的高潮部分你最开始一拳都给他们打懵了这个不能算啊......”黄少天不服气地辩解着,眼前有点花,脑子里嗡嗡作响,看什么都很虚,像蒙着雾。

喻文州却已经开始给他包扎了,雪白的绷带缠了黄少天一脑袋,黄少天鼓了鼓腮帮子,想抗议喻文州在他额角打的蝴蝶结,却被喻文州轻轻拍了拍脑袋。

“还疼么?”

“不太疼了......”黄少天机械地摇了摇头。

“以后......小心点。”

这话黄少天就不爱听了,“喻总诶喻总好歹我也是为了你浴血奋战来着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你不鼓励鼓励我这种好人好事的行为居然还训我!”

话说出去他就觉得不对了,搞什么啊这是撒娇啊这是。

黄少天惊恐于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语,内心思考着对前男友撒娇这事的恶劣性质以及喻文州会有的反应。

但是喻文州只是愣了愣,然后又揉了揉他的头:“好好好,谢谢少天,给少天加年终奖。”

黄少天本想抗议一下喻文州这种随随便便揉人头的行为,但是为了年终奖果断地忍住了,默默腹诽着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他就那么沉默地坐着,心里划过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诸如喻文州家装修真好看啊卧槽那边那个摆架真壕啊还有自己最近在面对喻文州的时候真是好尴尬啊好尴尬啊不过喻文州对人还真好啊真尼玛体贴......

喻文州也沉默地看着他,然后问他:“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对你很好。”

黄少天惊讶,这你都能猜出来你怎么不去练读心术呢?他隐约感觉到这后面会是一句惊天动地的话,石破惊天穿云裂石的那种。

于是他忽地站起来,刚流过血的脑子迷糊了一下,然后黄少天打了个哈哈说“喻总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啊不用送了反正就在隔壁说实话帮你这一次挺值啊还有善后服务呢像喻总这么好的人如今可不常见了哎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啊......”

然后黄少天就跑了出去,途中膝盖磕到了茶几还带倒了个凳子。

莫名其妙被发了好人卡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跑到门外又转回头关上门,低低地叹了口气。

“因为......我在追你啊,少天。”

中秋节快乐啊。
才想起来没撸贺文,也没脑洞,趁着节日的尾巴写个段子。
大概是喻文州中秋节不在本地然后和烦烦通电话吧,这样。



——“喂?队长队长队长!晚上好啊!”
——“少天晚上好呀。”
——“队长我跟你港哦,今天G市下雨了!超大的雨!突然就下起来了!”
——“然后呢?”
——“然后天就晴了啊,我就等啊等终于等到晚上啦!队长你有没有在赏月!”
——“有啊。”
——“喻文州。”
——“嗯?怎么了?”
——“我好想你啊。”
——“我也想少天啊。”
——“今晚月色真好。”
——“我也爱你。”

哦发完文又要去军训了,生无可恋。
My天天的生日,我居然在军训。
想念喻黄无心军训,难过。
哦我们还要上课。
上课。
数学。
物理。
难过。

【喻黄】Beautiful in white


从烟火到银河,听上去真是美到炸裂,所以忍不住就写了篇没头没脑不知所云的文。
而且还拖很久。
我再也不挑战自我了,本文十分胡扯,虽然我真的百度了不少资料但是真的写不出来正儿八经的,就纯当成一口糖来吃就成,千万别考据,真的,要不然会特别特别雷......

-------------------------------

荣耀世邀赛结束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随队回国,反而是留在了欧洲。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要结婚了。

喻黄二人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两人心照不宣的眉来眼去从训练营时期就能寻到些端倪,黄少天总“吊车尾”地叫着,谁也不知道他们二人是怎么突然就从厕所约架变成卿卿我我的。

当众人回过神来,第六赛季,这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一边捧起冠军奖杯,一边又拥了心上人入怀,幸福得真是天上有地下无。

两人是第十赛季末出的柜,起因是被狗仔偷拍到情侣装出街。也是有一阵闹得轰轰烈烈,后来两人手牵手出现在了记者招待会,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在一起的事实。结束之后黄少天吐槽说眼睛都要被闪光灯晃瞎了,下次一定要带墨镜参加这种场合,然后喻文州轻轻地帮他揉了揉眼睛,问他“没事吧”。

围观众人表示最需要墨镜的是我们啊!

然并卵。

至于两人结婚这种事情,其实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

用蓝雨队员的话讲,就是“你们两个赶紧结婚去吧反正怎么样都是放闪光弹要不是国内不能扯证我们简直想给你们捐赠九块钱了!”

而后喻文州就对着他们笑,说要是国内能结婚我和少天早就去领证了啊,不劳大家费心。

虽然两人的关系早就公开了,但是黄少天依旧抓了说这句话的徐景熙去竞技场PK了,并且,用的大号。

蓝雨的奶表示今天也很想放养副队呢。

其实喻黄二人之间的感情并不需要一纸证明来维系,细水长流情比金坚,早已无需什么誓言什么承诺了。爱已经深入骨髓融进血脉成了潜意识里抹不掉的习惯,想改掉都难。

至于结婚,大概只是一个仪式吧。

一个明确的,向彼此托付终生的仪式。

世邀赛结束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走遍了欧洲很多个国家,最后黄少天还是选定了丹麦作为二人举办婚礼的国家。丹麦满是温暖的童话氛围,黄少天一眼就相中了那里,于是便和喻文州定下了在这举办婚礼。

两人在哥本哈根约好了一家教堂,却在寻找神父这个关卡犯了愁。丹麦的通用语言是丹麦语,英语在这里并不十分通用,何况二人连英语水平都只是堪堪能与人做简单的交流。

两人四处打听了好几天,才找到一个在中国居住过多年,中文水平还不错的神父。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果然不负他的锦鲤盛名。

婚礼定在二十天后,喻文州和黄少天忙着策划,准备,给人派邀请函。

焦头烂额,但是幸福感满到要溢出来

因为和最爱的人一起,做什么都像泛着粉红色的泡泡。

他们在一起好多年,但是每天都像热恋的第一天。

婚礼前一天,职业选手们和二人的家人都到达了哥本哈根。安顿好家人,黄少天就拖着一票好友跑去了酒吧街,不过没带喻文州,美名其曰单身夜,喻文州也就由着他去了。

反正以后还有无数个夜晚可以尽情挥霍。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从窗帘里透进来的时候黄少天被拍门声吵醒,他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下床去把在门外试图掀门而入的张佳乐放进来。

张佳乐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恨铁不成钢地敲他头:“你说说你,多大的事了还能睡成这样,还记得你今天要干什么吗?”

“嘶......别敲别敲,疼着呢......叫你们灌我酒,明知道我不能喝......”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嘟哝着反驳他,又突然如梦初醒般地跳起来,“诶队长呢!队长哪去了!”

“你还记得结婚前一天要分开睡么?你家的亲亲队长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了!”张佳乐道。

“哦......”黄少天垂着眉眼,习惯了每天醒来喻文州都在身边,今天这样反倒有些不适应。

不过很快又释怀了,毕竟今天过后,那个人就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了。

黄少天眼尖地看到了张佳乐提着的墨绿色纸袋,大概猜到是什么,便上前直接夺了过来。张佳乐也没管他,反正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东西了。

纸袋里是一套白色的西装,做工精良,款式经典,配了一件浅蓝衬衫和深色的领带。

他正要换上,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跟张佳乐说:“诶张佳乐你要不要转过去别看我换衣服,我是队长的,别人谁都不能看的。”

张佳乐差点就要被他气笑了,转过身去道:“行行行,我转过来好了吧?今天就不跟你计较。”

心里默默感慨一句,果然人被宠坏了之后就会越来越像小孩子。

换好西装之后张佳乐想把黄少天直接拎出门,却被他一脸严肃地拒绝了,理由是:

还没洗脸。

又折腾了一大顿,张佳乐简直想把黄少天吊起来打,他开着车去教堂,听着黄少天在后座一路喋喋不休,突然插了一句:“今天看在我是你娘家人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黄少天暴起反击:“什么叫娘家人啊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张佳乐开着车丢给他一声口哨然后飘逸地拐了个弯,差点把黄少天飞到窗子上,吓得他连忙乖乖坐回了后座。

二人到达教堂的时候一众人已经在门口侯着今天的第二位主角了。

魏琛难得穿了一身正儿八经的西服,用黄少天的话说,还人模狗样的。

他拍着黄少天的肩膀,欲言又止,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黄少天问他:“是不是想说把蓝雨交到我和队长两个人手里没有错还有恭喜我们祝我们幸福之类的话啊?如果是这些没有新意的话就不要说啦你们的祝福我都感受到啦!”

魏琛道:“不,我只是想感慨一下,我当年从网游里捡回来的小崽子,今天就要嫁人了。”

“滚滚滚滚滚滚滚!谁是嫁人啊!是我娶队长好不好!”

魏琛笑而不语,但是这个表情在众人看来十分,猥琐。

苏沐橙楚云秀还有戴妍琦穿着礼服裙聚在门口没有阳光的地方讨论着什么,偶尔传出来几个词,什么喻黄啊同人本啊肉文啊之类的......

黄少天觉得还是装作没听见好了。

神父在肃穆的气氛里走上地毯,在婚礼台的正中位置面对宾客站定下来。

紧接着叶修和张佳乐作为伴郎一起走入教堂,没有伴娘,因为黄少天觉得自己和队长都是男人,用伴娘感觉很奇怪,于是就请了叶修和张佳乐来做伴郎。

在传统的婚礼流程里,是新郎先入场,伴郎伴娘随后,新娘最后入场。

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为了表示对于对方的尊重,一直都没提过是谁嫁给谁或者谁娶谁,一切都是玩笑说说。婚礼上,经过两人商定,决定二人携手在父母之后入场。

卢瀚文跑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前面蹦蹦跳跳地撒着花,他们二人就踩着花瓣一路走向婚礼台。白色的西装修饰着挺拔的身形,他们的手在众人的目光里十指相扣。

没有风言风语,没有歧视眼光,没有嘲笑诋毁,只有充满祝福的视线围绕着他们。

黄少天突然有点想哭。

从门口到礼台短短十几米路程,却感觉像走完了这风风雨雨的几年,从此以后,无论遇见什么困难,都有人风雨同舟。

“喻文州,你愿意与黄少天结为伴侣么??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 you?”

“I do.”

“黄少天,你愿意与喻文州结为伴侣么??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 you?”

“I do.”

“我,喻文州,愿意黄少天成为我的终生伴侣,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我,黄少天,愿意喻文州成为我的终生伴侣,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喻文州从戒枕上取下戒指,戴在黄少天左手的无名指上,黄少天也把戒指戴在喻文州左手无名指上。

十指相扣时戒指碰撞发出脆亮的轻响,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光芒。

无需神父的示意了,喻文州上前一步,轻轻吻住了黄少天。

那一刻,像拥有全世界。

END.

情诗,借用的是“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格式。